时值深秋,蛇类为準备冬眠而积极觅食,与人类狭路相逢而遭毒手的频率趋高。在缺乏保育观念下,貌似毒蛇,更是人人喊打!生物专家归纳出「台湾三大衰蛇」,呼吁民众不要再让这些无辜的蛇成为棒下冤魂。

「三大衰蛇」指的是拟龟壳花、青蛇和白梅花蛇。最早提出此说的是甫退休的国立凤凰谷鸟园保育组技士陈鸿猷;园长郑添益、研究组长王宏铭对这项说法也心有同感,虽然听起来觉得很有趣,却是建构在上述物种的不幸宿命上。

王宏铭说,三大衰蛇「榜首」拟龟壳花,本身无毒无害,但体型略显肥短,防卫时颈部成平扁状、头部呈锐角形,加上斑纹具备龟壳花、锁链蛇等剧毒蛇类的特徵,林试所莲华池研究中心主任黄正良说,这物种为吓阻天敌,演化出「别来惹我」的外型,哪知反而引起人类害怕和误解,成棍棒下的冤魂。

「拟龟壳花的头顶是单一颜色,鳞上有稜脊乍看像穀粒,最重要的是牠的瞳孔是圆形的;真正龟壳花的瞳孔瞇成垂直的细缝,头顶有複杂斑纹。」农委会特生中心主任汤晓虞说。

三大衰蛇之「榜眼」青蛇,和有毒的赤尾青竹丝,体表都是翠绿色,但性格温驯胆怯、不敢招惹人,台湾知名爬虫类影像纪录团体「台湾忍者龟」,创会成员「小黑」江志纬在他的部落格描述,青蛇是台湾被误杀或遭车辗毙最惨烈的无毒蛇类。其实牠和赤尾青竹丝很不同,后者尾巴和眼睛都带有红色、腹侧有明显虚线;青蛇瞳孔圆亮、体色单纯。

三大衰蛇之「探花」为体纹黑白相间的白梅花蛇,因为与台湾第一毒蛇雨伞节的斑纹有几分神似,同样常因人们的误解和恐惧而冤死。莲华池研究中心永久样区护管员王德华说,白梅花蛇与雨伞节外观差异不少,只要肯多花几分钟认识,两者并不难分辨。白梅花蛇横带环纹边界略呈破碎状,且躯体的中、后段斑纹带有灰、褐过渡色;雨伞节之黑白平整而明确,背脊明显。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