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美国总统欧巴马竞选连任成功,今天中共十八大登场,习近平可望顺利接替胡锦涛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未来十年也将领导中国继续往前进。由于欧巴马是建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的主力推手,而习近平的新权力班子则将面临美国在经济上以TPP遏制中国发展的挑战。面对美中两大经济体的新国家领导人,在亚太经贸外交大棋盘上应如何运棋,也将是马英九第二任总统任内的重大考验。

本质上,TPP是要建构一个高标準的经贸集团,其谈判议题除「市场准入」的撤除关税和非关税贸易措施,还扩及与贸易投资有关的边境内议题,如劳工、环境、竞争政策、技术标準、金融服务、电信和政府採购等制度性安排,均涉及各国境内的法规/制度之调和,已远超过WTO旨在降低贸易关税的内容範围,故又被称为「WTOplus」。

特别是,欧巴马推动的TPP具有「定向排他」特点,也是美国推动「再工业化」政策,海外资本撤回本土,以及出口倍增、解决失业率的政策工具,并带有强烈的区域化色彩,必将产生贸易转移效果,降低中国总体的净出口,最后冲击到中国经济产业发展。

儘管美国负责经济与环境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次(RobertHormats)曾公开表示,TPP的目的是把已经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国家整合在一起,化零为整而已,还说TPP是一个开放的结构,美国欢迎中国参与,美中经贸亟需深化互利合作,美国不会通过TPP遏制中国等。但因为TPP强调「竞争中立」,已严厉挑战中国国有企业体制的市场竞争不公平性,并逐渐浮现以美国为首的市场经济国家与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国之间对立的明显构图。

但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担任校长的中共中央党校喉舌《学习时报》,稍早刊出一篇专文:〈TPP的背后〉,分析称TPP是美国主导的亚洲经济合作新模式,中国现在若加盟将弊多于利。美国已经连续三年九%的失业率还将继续下去,而为打开国外市场,促进美国出口,突破点就在向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推销有利于自己的「自由化标準」。

其实,美国大量的跨国企业早已经布局好东亚市场,一旦TPP正式启动,美国将是最大的受益者,而亚洲其他国家虽然也能享受同等的关税减免待遇,但由于赴美的运输成本和产业群聚效应低而导致的交易成本增加,将会使得关税效应大打折扣;此外,美国的技术创新能力和资本运作能力方面有着比较鲜明的优势,通过打开外部市场的游戏规则设定,可谋求危机后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最大利益。目前该文已在中国各级媒体广泛转载,应可视为习近平新权力班子对TPP立场所释放的政策讯号。

综合上述,我们不难发现,未来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将面临来自美国欧巴马TPP的挑战。也因此,回头看马政府积极推动在八年内创造条件加入TPP的目标,固然有其稳定台美关係和创造出口贸易等效益,但台湾处在中美TPP深刻矛盾化的时间点,是否也应该在继续深化两岸经济合作ECFA以取得互信,以及推动加入TPP以拉高台美伙伴关係之间,採取两条腿走路策略,以求取战略性平衡的最大利益?(作者为台湾经济研究院国际事务处副处长)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