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牛奶取代米食、三式和尚功锻鍊身体的百岁中医师姜通,至今仍坚守医疗工作岗位,持续指导后进,也不断研究治疗方法。中学时期便加入国民党的姜通,亲身经历近代中国北伐、抗日、内战与分治等每个重要历史大事,也与多位关键政治人物建立深厚情谊,但无论外在环境如何,姜通始终是淡泊名利的自在面对人生。

姜通出身中医世家,中医学校毕业后接受完整的西医训练。国共内战时期投身军职,直到退休后,才重回医疗领域。就读台大公卫所期间,以实务研究专文获赏识,应邀赴美研究讲学,并取得博士学位。

返国后,姜通任教中国医药学院,并在其附属医院执业。多年科学训练,让他回到中医的领域后,仍不断的研究内服外用的药方,前后着述超过六十本中医教学书籍。即便到今日,姜医师看诊的手写籤方,仍有学生收集研究。

十六岁(一九二七年)就加入国民党的姜通,党证号码是○○○二八,是台湾目前级别最早的有效党证。姜通回忆,那可是国民党最壮大的时候,国民党成功的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等等轰轰烈烈的事蹟,吸引着他跟许多的青年人,当时同学、朋友都竞相入党,大家每天聊的也都是怎样救国、爱国的话题。

后来前总统蒋介石誓师北伐。姜通当时只是个中学生,跟同龄的朋友同学,为了帮忙把前线的战事状况,儘快传回国民党军队,便投入「传递哨」的工作。这些自动组织的少年,以每个人跑一里路的方式,接棒传递军情,直到北伐结束。

姜医师回忆,他们为了出任务,藏身的时候连粪坑都能睡。北伐结束后,同学纷纷回学校恢复学习生活。但之后日抗战争爆发,姜通仍选择与大学同学响应国民党的号召,从事学运鼓吹抗日,直到跟着军队来台,转任司法院的行政职为止。

战时因参与地下工作,让姜通被迫由家乡出逃浙江,因缘际会认识了只大姜通半岁的蒋经国,两人十分投缘。无意仕途的姜通,还因蒋经国的缘故,勉强接受蒋介石的任命上金门服役。那段时间,蒋经国还在他生日的时候,专程去金门替姜通庆生,这张庆生的照片,姜医师就放在诊间的桌上,不时端看怀念。

民国六四年,姜通卸除军职,两人的来往依然密切,蒋经国走的时候,他也在一旁。不过不是御医,只是单纯的好朋友。

说起这个已经离开二十年的朋友,姜通说,「他不爱好吃的、也不爱好衣服,每年过冬都是同一件夹克;但是一心为国,心理想的都是怎样能让国家更好。他就是很爱台湾,才会日夜操劳以至于积劳成疾。」

跟蒋经国先生交往密切,所以姜通常去官邸,在他的记忆里,宋美龄贵族气息浓厚,气质高雅但很有距离感,不怎幺招呼下辈。而老蒋总统脾气并不好,说话待人的方式,就是老一代军阀的样子。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