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砍了自家门家椿树做船接送孩童上下课开始,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大龙洞村刁望教学站唯一的教师石兰松,廿五年来,已撑坏八艘木船,并在两公里湖面,往返三万多次接送小孩。即使学生走了一批又一批,但石兰松表示,「桨声承载着梦想,我要再坚持十五年,直到离开三尺讲台。」

一九八五年九月,石兰松高中毕业后,回到大龙洞村担任代课教师,该村自五○年代修建大龙洞水库后,出入只能仰赖划船,石兰松所在的刁望教学站,自然肩负起接送大龙洞村内泽庄、刁望、北乐、岊那、石盘等五个自然村二年级以下孩子上下课任务。

廿五年前,石兰松为接送孩童们,将自家门口的椿树砍了做出第一艘小木船,从此,小木船成为孩子走出大山的希望。不过,从内泽庄到刁望教学站,湖面距离约两公里,小木船一趟需耗时卅多分钟,对这种上学方式,石兰松说,「我最怕下雨,有时下雨船刚好行在半路,孩子们衣服和鞋都弄湿了,到学校后,我还得先烧火给他们烘乾衣服,才能开始上课。」

下雨还不是最坏的一件事,小木船不禁用,平均仅能使用两三年,随着一次次将自家椿树砍光后,石兰松只能掏钱买材做船,做小木船的费用,成为石兰松最大支出,他还要经常担心没钱买材耽误学生上课。

如果不用买木材,做一艘小船需人工费两百元人民币(下同),但加上买材费,就得多花七百多元;当时代课教师工资只有每月几十元。在日覆一日、每天四趟情况下,多年来已坏了八艘木船。

○八年,石兰松用来接送孩子的第八艘木船开始漏水无法使用,石妻跑回娘家,将娘家的铁皮船借来给丈夫用,但因娘家人也住在小岛,铁皮船没用多久,即被要了回去。

如今,第九艘小木船开始渗水。石兰松说,「至多只能再用四、五个月,我现在最大愿望,就是赚钱买艘带顶棚和马达的钢铁船,但钢铁船太贵,要一万多元。」石兰松统计,依目前工资计算,如存够买一艘钢铁船的钱,至少还需廿年,那时石兰松也已六十五岁了。

但石兰松说,「无论怎幺困难,我都会克服,即便再做木船,也不能让孩子们没书读。因为每当看到孩子们相互牵着小手,在岸边等我时,我就感受到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中国时报)